罗永浩要哭了:刚刚开始做电子烟,整个行业上3·15
发表时间:2019-03-21 16:03:5702:39   来源:本站    点击:3470269

摘要:唐顿庄园第三季,唐顿庄园第二季,唐从圣,唐宸禹,草书字体下载,草坪砖,草坪贴图

进入2019年以来,电子烟又成了投资人和创业者关注的焦点。其实这已经是一块被默默培育了10余年的市场,从传统卷烟厂,到A股上市公司,再到同道大叔、罗永浩这样的网络名人,都纷纷推出了自己的电子烟品牌。

但就是这样一块市场,不论是在业内还是业外,都存在着冲突与争议。这样的冲突与争议,又在昨天(3月15日)晚上达到了一个阶段性高潮。

用一位网友“心疼”罗永浩的话来说——“刚刚开始做电子烟,整个行业上3·15了”。

图片来源:截自新浪微博

到底发生了什么?

央视3·15晚会:长时间吸食电子烟

同样会产生对尼古丁的依赖

电子烟是通过电池供能,加热一种溶液传送气雾供使用者吸用的产品。尼古丁致成瘾,青少年吸食电子烟,将来都会成为烟草的吸食者。

据央视财经报道,吸食电子烟的人要比不吸食电子烟的人吸食烟草的几率大两倍。

我们从市场上随机购买了八种电子烟烟液。送到一家通过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和全球控烟研究所认证的实验室。

实验人员用甲醇将烟液稀释后检测。检测发现,一部分烟液尼古丁浓度值标识不规范.60毫升的烟液,标注含量6毫克,只有含量数值没有表达单位,极易误导消费者。

认为60毫升烟液中只含有6毫克尼古丁,而这瓶烟液尼古丁的实际含量高达360毫克。另一部分烟液虽然标识规范,但尼古丁实际测定浓度比标识浓度高出3倍多。

尼古丁浓度标识模糊不实,可能导致使用者过量吸入尼古丁。

除了尼古丁,烟液中通常含有香料、丙二醇和甘油。实验人员模拟人吸烟的频次和吸烟量采集了样品。

试验舱与两条管子相连,一条管子的末端和电子烟相连,另一条与注射器相连,抽出舱内的空气,形成负压,烟雾会进入试验舱,抽吸100次后取样。

采集的烟雾样品被放入仪器中。测试的四种烟液每100次抽吸产生的电子烟雾中甲醛检出量在2.3毫克到14.9毫克之间,是我国居室内空气中甲醛最高容许浓度0.08mg/m3的数十倍甚至上百倍。

另外烟雾中还检测出大量丙二醇和甘油。它们并不经常出现在人们呼吸的空气中。

汽化的丙二醇和甘油对于呼吸道有强烈的刺激作用,目前越来越多的研究证实电子烟也会释放有害物质,一定程度上威胁到吸烟者和被动吸烟人群的健康,同时也会产生对尼古丁的依赖。

记者注意到,电子烟产品被曝光后,京东、苏宁易购APP下架“电子烟”关键词,进行排查,一度无法搜索到“电子烟”相关产品。

瞄准“老烟枪”还是“新烟民”?

“为什么会抽起电子烟,不就是说它可以戒烟吗?”

“我是因为身上不想留味,不想口臭才买的啦!”

“我?因为抽烟太凶了,我朋友送给我的。”

“公共场所不是禁烟吗,这玩意可以抽。”

不同的人因为不同的理由吸上电子烟,也让这个行业站到了风口上。

烟草生意是很赚钱的。不过,近几年,全球烟草市场整体下行趋势明显,主要是因为控烟政策(如提高烟草行业税收,公共场所禁烟等)持续发力以及大众健康(人们对健康的意识越来越高)升级等原因导致。

但是电子烟销量却出现了高速增长。中泰证券研报显示,从行业规模看,全球电子烟市场容量2016年为71亿美元,预计至2024年扩容至450亿美元,期间年复合增速为26%。

有趣的是,电子烟的主要销售市场在欧美国家,但是全球90%以上的电子烟都是由深圳和东莞等珠三角企业生产,国内产品主要以出口为主,而这在国内却鲜为人知。

这从一个侧面说明,当前国内的电子烟消费群体规模还是偏小,但有观点指出,未来将有约5%-10%的传统卷烟消费者转化为电子烟消费者,这将是一个潜在市场超过5000万转化用户群的赛道。

正是在这样的市场前景下,不论是以“戒烟”“替烟”为主要卖点,看重存量转换,吸引“老烟枪”的电子烟品牌;或是以“新潮生活方式”为宣传点,有意激发新增量,瞄准“新烟民”市场的电子烟品牌,都有着充足的发展空间。

看重存量转换的电子烟品牌如魔笛MOTICMO周洁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其在品牌成立之初就明确了一个态度:以烟民为目标人群。

“不论是在品牌调研中或是根据国际研究数据,电子烟有助于戒烟、替烟都是有依据的,我们认为电子烟是功能性产品,不想说它是酷的,也不想附加给它人文价值,就是把它作为提供给老烟民替烟、戒烟的工具。”周洁称。

她进一步表示,观察吸烟人群可以注意到,之所以吸烟人群会有烟瘾,一方面是因为尼古丁上瘾,另一方面是因为习惯性的动作上瘾。尤其对于后者而言,为了避免消费群体在使用电子烟后向吸食传统卷烟转变,品牌在实际宣传中会向非烟民们着重强化一点:如果你是不抽烟的人,就不要碰电子烟。

另一方面,也有不少电子烟品牌将目光投向了“新烟民”。

比如灵犀LINXCEO章晋源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电子烟是新消费浪潮中的一环,通过更纯、更清爽的口感,提供更多烟雾玩法等特点,它会吸引到新的人群。

天风证券研究所副所长吴立则从资本市场的角度解读了为何很多电子烟品牌选择“新烟民”作为目标人群。他表示,从开拓市场角度来看,老烟民调整消费习惯较为困难,如果创业者开拓新的领域,反而是比较好的方向。

有投资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直言,让年轻人吸电子烟,而不是从老烟民转化,“有点道德风险”。

给资本“泼上一桶凉水”

眼见电子烟越来越火,风投、创业者自然也盯上了这块热土。

今年元旦刚过,至少有十来家创业公司就迫不及待地宣布他们成立了新的电子烟品牌。

资本对行业的关注度也迅速提升,在2018年之前,公开的新型烟草融资数量仅在1~2笔,2018年,公开的新型烟草融资数量猛增,IDG等顶级资本积极入局。

跨界进入新型烟草领域的玩家也在增多,比如被网友“心疼”的罗永浩。据《中国企业家杂志》报道:

2月底流出的一张照片显示,在深圳一家电子烟公司总部,锤子科技创始人罗永浩与一位高管并肩伸出大拇指,似乎印证了外界关于他将要投身电子烟再创业的传闻。

这不是罗永浩第一次与电子烟扯上关系,1月15日的快如科技“聊天宝”发布会上,他顺便就为一款名为FLOW福禄的电子烟打了,而福禄的创始人正是前锤子科技核心成员、产品总监朱萧木。

但另一方面,观望与纠结似乎是不少投资机构面对电子烟时的心态,既不想错过风口,又担心必将会到来、却难以预测何时会降临的政策严厉监管以及相关道德舆论风险。

据投资界,锤子科技001号员工、FLOW福禄电子烟创始人朱萧木15日下午在朋友圈直言:“朋友们,3·15今晚,刺激了,从未如此因为一场晚会坐立不安过哈哈哈。”

禁令正不断出现。2018年10月,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宣布要全面禁止销售电子烟和其他新型烟草产品,而不再只是禁止向未成年人销售,随后不久深圳市升级控烟令,北京市多名人大代表联名提案建议北京市严控电子烟。

国外也同样如此。电子烟从业者常会引用2015年英国卫生部赞助的PHE(英国公共卫生)发布的一份报告称,新型电子烟的危害要比传统香烟减少高达95%。但在宣传中,似乎很多人刻意淡化了另外5%的存在。

丁香园甚至直接发文批评:“电子烟能戒烟?不好意思,不存在的。”

图片来源:微信公众号“丁香园”

而且就在这份报告发布后不久,英国表示将会立法,禁止18周岁以下的公民购买电子烟,因为电子烟对于青少年的长期健康状况影响的结果还不确定。

据新华社报道,3月13日,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宣布一项新政策草案,拟进一步严控青少年使用电子烟,将规定部分产品不能出售给青少年或直接下架。

去年以来,FDA多次警告商家不要诱使青少年购买电子烟。最新宣布的这项政策草案的一个重点是将“强制执行”有关措施。此前的电子烟管控政策缺少具体规定和强制性措施。

据媒体报道,天奇阿米巴基金合伙人魏武挥认为,此番3·15点名电子烟行业,必然会给热潮中的资本机构泼上一桶凉水,投资人再选择项目时会更加斟酌,衡量要素中会增加更多硬性条件,比如国家机构下发的许可证与牌照等。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