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狂飙的国安社区遇阻
发表时间:2019-01-30 19:58:3402:39   来源:本站    点击:3469920

摘要:淘气包马小跳动画片,淘票网,淘男网,淘男,炒蛏子,潮与虎第二季,潮阳实验学校

一路高歌猛进的国安社区打上了休止符。近日,北京商报记者调查时发现,国安社区的门店正迅速萎缩,店内大量的商品短缺。国安社区CEO赵晨希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称,国安社区一共关闭了45-50家门店,公司正在对货品进行调整,2019年3月后营业的门店将陆续恢复正常。分析指出,国安社区一直难以摊薄线下成本,且没有适应市场化运作的节奏,正逐渐被活跃的新入局者洗牌。  
        关店调整 开店热褪去
        顶着光环出生的国安社区,并没有在社区商业这个无声的战场上立于不败之地。北京商报在连续调查时发现,国安社区的部分门店在陆续关店,距离较近的门店将业务进行了合并,还有部分门店已经改头换面变为便利店等。根据百度地图显示,与国安社区相关的信息有203个结果,其中部分门店被标注已关闭和已搬迁等字眼。
       国安社区曾发布公开资料称,截至2018年6月,国安社区在京门店的数量达到300家。赵晨希称,国安社区关闭了约45-50家门店,多数因为门店当初的选址位置不佳,或者店面形态不好不利于布局,目前留下的门店多为大店。经粗略计算后,半年内国安社区闭店量占到15%。
       国安社区天通苑南店的一位工作人员对北京商报记者称,近半年内国安社区的实体门店关闭了很多,尤其是面积较大的仓店。如今,该店的店铺情况与2017年开业时商品摆满货架、货架并排摆放的情景大相径庭。北京商报记者在门店内看到,大量空置货架并没有即时补货,可选的品牌与商品有限。以生活用纸为例,国安社区天通苑南店提供心相印和不秋草两种品牌,心相印为盒装纸抽和厨房纸,不秋草仅上架纸抽商品。与此同时,门店里屋中在开业时的货架,已经被摆放着三张照片和多个宣传支架的桌子所替代。
       对于门店可选商品有限且货架空置的原因,该店的店员解释称,门店订货却不来货,大仓不给配送,门店预定的商品较多时,大仓只配送个别几样商品。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一个多月,上述店员进一步表示,订货已经由不得门店做主,只有定大仓有货的商品才有可能配送给门店,门店按照自身缺货情况订货很难补货。
       赵晨希解释称,公司正在对门店进行调整,将改变门店下订单进货的方式,改为仓库每日向门店配货的方式。调整将在春节后完成,预计从2019年3月开始,门店缺货的状态将得到改善。
      更换门头 邻近门店合并
      国安社区正在营业的门店还有货可卖时,已有众多门店改头换面或直接闭店。北京商报记者发现,国安社区天通苑店已改换门头变为爱科生活品质生活体验中心,该店的营业员仍穿着印有国安社区logo的红色工装。该店周围的一位不愿具名的商户证实,爱科生活品质生活体验中心以前就是国安社区,一个月之前换了了店名,但所售的商品和销售员并没有换新。
       国安社区关闭的门店部分由爱科生活接手。北京商报记者查阅企查查发现,爱科生活的全名为北京爱科海讯贸易有限公司,该公司持有国安爱科(北京)科技有限公司49%的股份,认缴金额为1470万元。同时,国安社区(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也持有国安爱科(北京)科技有限公司51%的股份。此举意味着,国安社区(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和北京爱科海讯贸易有限公司为国安爱科(北京)科技有限公司的两大股东。
       根据企查查信息显示,国安爱科(北京)科技有限公司的董事长为赵晨希,赵晨希还担任国安社区(北京)科技有限公司的董事和经理。百度地图信息显示,有关爱科生活的相关结果为111个。赵晨希解释称,国安社区定位一直是服务于社区,爱科生活以销售高科技、智能商品为主,而国安爱科门店的名称依旧为国安社区,但门店定位为社区校园店。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正在运营的国安社区的门店进行了合并。据了解,2018年3月,安定门外大街的一家国安社区并入到了和平街门店。不仅限北京,国安社区在京外的门店同样在缩水,有消费者向北京商报记者反映,天津河东区的国安社区直沽园与第六大道门店进行了合并。有消费者直接在微博反映,家楼下的国安社区门店开业还不到半个月就关门了。
        市场挑战 尚缺运营经验
        国安社区从创立初期就定位于社区,当国安社区不复当年开店时的气势汹汹时,与国安社区定位相似的企业则如雨后春笋般涌现,让社区商业越发热闹。传统商超与即时配送企业实现了捆绑,服务门店或前置仓周围的社区居民。多点是物美门店的延伸,家乐福、沃尔玛、山姆会员店以及众多连锁超市,在近几年纷纷入驻京东到家,后者借助1小时送达服务聚拢着周围的居民。
       与此同时,依托于商业巨头的零售新物种早凭借强势的姿态争夺着市场。背靠阿里的盒马鲜生进京后便快速开店,京东旗下的7FRESH以及苏宁旗下的苏鲜生,均在北京的市场大展拳脚。值得注意的是,提供线上服务与线下零售,并搭载众多社区服务的苏宁小店早已按下了开店的加速键,自2018年1月28日苏宁在京同时落地两家苏宁小店后,一年内门店数量增至500家。无论是传统商场与即时配送企业相联手,还是新生的零售物种快速涌现,均挤压着国安社区这位最早探路企业的生存空间,与风生水起的新贵们相比,国安社区当前则声若蚊蝇。
       社区商业领域的资深电商专家彭成京对北京商报记者称,国安社区是社区商业的早入局者,但后期的发展并没有跟上市场发展的节奏。国安社区在发展过程中并没有明显的核心优势,又无法降低人力、房租、运营的高成本,线下的体量过于沉重。尽管国安社区和苏宁小店同样有强大的靠山,但国安社区缺少市场运营的基因,苏宁小店实则是增加苏宁接触用户频次的场所,凭借线下门店挑动线上的活跃度,两者有着本质的区别。
       赵晨希对后入局者将对国安社区产生冲击进行了否认,他表示,国安社区不同于苏宁小店和盒马鲜生,他们服务于年轻的消费者,国安社区的服务围绕着家庭生活,以服务老人为核心。国安社区调整完后,将形成金融、生鲜和健康三大板块。门店会逐渐降低快消品的占比,提升米面粮油的占比。
        彭成京强调,社区仍是蓝海,但想要盈利还是漫长的过程。社区门店的订单只有达到一定密度后,才能摊薄成本,而且服务社区的门店需长时间运营才能具有黏性,获得稳定且黏性较高的用户群。但资本更希望快进快出,在短时间内将门店快速复制实现收益,而这又与布局社区门店的节奏相矛盾,资本方自然难以深耕社区商业市场。

分享到:

 

收藏